您所在的位置: 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 > 疾病与治疗 > 心胸微创 > 相关文章 >
相关文章及常见问题

RESEARCH & TEACHING

相关文章
主动脉瓣置换术
发布时间:2019-01-30 11:09
  今年85岁的朱老伯做梦也没有想到,折磨了自己近十年的心脏病几乎在片刻间就通过很轻松的方式解决了,身上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疤痕。只需再经过大约一周的休息,他不仅能够摆脱常年伴随的胸闷、胸痛、晕厥等症状,甚至又能够亲自打理自家门前那一小块菜园了。
 
  朱老伯是江苏昆山的一位农民,老人干了一辈子农活。7-8年以前,老人在劳动以后会感觉胸闷、气短。短短两三年时间,老人在原有症状的基础上,又出现胸痛、头晕,不仅完全不能劳动,去医院诊断出“主动脉瓣重度狭窄,左心功能低下”,这是一种严重的心脏瓣膜疾病。说到心脏瓣膜疾病大家也许听过,但是可能都不太清楚是心脏到底是出什么毛病了。所以小编先给科普下咱们心脏的结构。
 
  我们心脏内部有四个腔隙,两个腔在心脏左边(左心),另外两个腔在心脏右边(右心)。主动脉瓣是左心的一个重要的瓣膜介于左心室和主动脉之间,也就是心脏内的血必须要通过它才能进入到我们身体。左心室收缩的时候,主动脉瓣被心室里的血流冲开,血通过主动脉进入我们身体的每一根血管里。但是如果主动脉瓣在心脏收缩的时候不能完全打开,也就是朱老伯医院诊断书上说的:“主动脉瓣狭窄”,部分血流就会淤积在左心室里,左心室的工作负担就会增加而逐渐劳损,我们就会感到胸闷和胸痛。同时身体其他的血管同时也出现缺血的状态,尤其是脑部的缺血,我们就会觉得头昏眼花。目前治疗主动脉瓣狭窄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进行外科手术,通过手术去掉病变的主动脉瓣,植入人工瓣膜,这个手术叫做主动脉瓣置换术。
 
  当得知需要手术治疗时,儿女们带着老人到苏州、上海多家心脏病中心就诊,但结果却使他们又一次陷入痛苦之中。大部分医生对他们说的是:确实需要手术,但老人家已经80多岁了,肾功能都处于临界状态,尤其是肺功能较差,传统体外循环下手术中的风险极高。
   
 
  老人的家人几经辗转后找到了上海长海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这里的医生们接受了他。朱老伯感叹的说“多谢长海医院的医生接受我,他们接受我(说明)我还有有救的。”朱老伯的主管医生陆方林教授告诉我们“老人家身体的状况差的主要原因是主动脉瓣狭窄引起的循环系统失代偿的综合症,如果能将这一问题解决,很多问题都会得到缓解。但是他的身体整个状态不能支持他做普通的开胸手术,所以我们还是最终决定将一种新的介入手术运用到他身上。老人家和他的家属都非常愿意和配合接受这一新技术治疗”。
 
  陆教授说的新的介入手术就是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这个手术是一种微创手术,病人在接受这个手术的时候不需要被劈开胸骨(写道这里都能感觉得到疼哈)。这种手术目前在欧美国家临床中用来治疗心脏主动脉瓣狭窄同时伴有严重肝肾,肺功能障碍的病人。非常神奇的是,这个手术完后仅在大腿上留下一个小洞样的瘢痕!手术中医生在病人的腿上或是肋骨间开一个小口,将很细的导管(直径只有6毫米约一个黄豆大小)插入大腿内测的股动脉中,在X光造影的指引下到达心脏,相当搭建起了一条隧道,一旦导管到达病变的主动脉瓣,手术医生将成折叠状的人工生物瓣膜置入导管并顺着导管到达主动脉瓣处,在调整到合适的位置后,医生通过体外控制端将瓣膜内置的气囊撑开从而将折叠的主动脉瓣打开,之前的病变瓣膜被随之推挤到了外侧,在看到一个崭新的生物瓣瞬间接替病变瓣膜开始工作后,手术医生就可以放心的将导管撤出了。
 
  由于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的进口瓣膜在国内还没有被批准,国产的瓣膜之前还没有上市,主动脉瓣置换只能通过传统的开胸方式进行。国内病人如果想要接受这种手术的只能选择去国外,然而像朱老伯这样的病人不能做开胸瓣膜置换术的病人面临的就是痛苦的生存质量和随时生命终止的威胁。幸运的是他所到的上海长海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具有微创心血管手术团队的外科单位之一,除了在临床中做出了多项技术创新长海医院心血管外科还积极的将最新的先进技术和治疗引入到临床中来,让医学创新惠及到更多的病人。这次,这支团队将国内首款批准上市的国产经导管主动脉瓣膜运用到了朱老伯。为了保证手术的万无一失,科主任徐志云教授和副主任陆方林教授组织了由心脏外科、心内科、麻醉科、影像科等多科专家进行了的多学科会诊,全面的评估了手术中和术后的风险以及制订了应对措施后,决定由心血管外科的微创心脏瓣膜病手术团队为朱老伯置入这款介入人工主动脉瓣。
 
  9月12日上午八点,在麻醉科朱文忠教授的团队顺利的为85岁的朱老伯建立起了全麻气道插管,同时王军教授带队的体外循环团队将体外循环机准备完毕后在手术间待命,以备术中出现风险的情况下开胸抢救。在整个术前准备完善得到确认后,陆方林教授的团队正式开始进行手术操作。整个手术过程非常顺利,只进行了不到2小时,这和传统体外循环手术平均4.5个小时相比,大大的减轻了呼吸和循环上给病人带来的负担,降低了术后的风险,加速了术后的痊愈。术中超声检查结果显示,新置入的人造瓣膜位置满意,跨瓣压差由原来的110mmHg下降到仅有7mmHg,狭窄完全治愈!手术完成后的当日,老人就顺利拔除了气管插管,这在传统手术下也是不可想象的!
 
  长期以来,只能通过出国才能做的手术,现在也能够在国内做,并且费用方面只是国外费用的三分之一(国外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的费用在$85000-$100000 差不多60万到80万人民币)而且这种由杭州和苏州两家国内公开发生生产的介入人工瓣膜在其中一种技术上也是国际首创的,意味着在瓣膜的质量上也是在国际领先的,这给广大高危瓣膜病患者带来了福音。
 
  术后1周,朱老伯就康复出院了。这也比传统手术术后平均12天的恢复时间缩短了近一半!85岁的心脏有了新“零件”,没有胸闷,胸痛,也不觉得头晕眼花,不再担心自己会那天突然晕倒在别人不知道的地方,朱老伯开始了自己崭新的生活。
上海市杨浦区长海路1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