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 > 患者关注与新闻 > 科室新闻 >
科室介绍

DEPARTMENT INTRODUCTION

科室新闻
同患心脏病的兄弟俩,在长海医院“放下了心”
时间:2019-05-10 10:28 来源:未知
(图:哥哥廖德建 (左)、弟弟廖德勇(右)) 4月10日的下午已经6点多了,长海医院心外科8楼护士站前,一高一矮的两位先生一见到病房的医生就能准确叫出他们的名字,并热情似火的把他...

(图:哥哥廖德建(左)、弟弟廖德勇(右))

 

4月10日的下午已经6点多了,长海医院心外科8楼护士站前,一高一矮的两位先生一见到病房的医生就能准确叫出他们的名字,并热情似火的把他们“连拉带拖”拉到护士站面前,凑成了个大团圆,一个忙着和医生们说着感激的话,另一个翻出手机上的照片为大家展示他们愈后的幸福生活,最后要求和大家合照。

 

(图:家人大合照

 

这两位热情的“摄影爱好者”是廖德建、廖德勇两兄弟,上午他们都在医院做复查,因为去年他们哥俩在长海医院先后成功的接受了心脏移植,下午他们为了见到之前参与救治他们的所有医生,硬是在病房外等了6个多小时,直到医生们陆续从手术台上下来。看着哥俩到处旅行的拍照,听着他们爽朗的笑声,韩林教授和其他医生一天的疲惫一扫而空,和他们打趣的聊起来,然后配合他们的指令做各种摆拍。这样的热闹,为繁忙的病房增添了别样的气氛。                                                                                     

 

只有经历过生命的幽谷,才能体会重生的光明。

 

对于廖氏兄弟来说,生命伊始他们就毫无选择的带着扩心病基因出生了,并且他们生命的前30多年没有感觉到这个疾病的存在,直到他们步入中年后发现容易觉得疲乏,尤其在活动后气短胸闷,但是他们认为是上了点年纪的原因。大哥做房地产销售请客喝酒是常事,每次喝酒后都心紧气闷,他都没有想到心脏的问题。6年前他们的父亲在去世前一周突然倒地不省人事,送到医院被诊断出晚期心衰,“那时医生给我们讲我父亲的心脏扩大得像个小皮球,把心脏壁都撑的非常薄了,心脏有随时停跳的可能”。不幸的是医生的话应验了,父亲的心脏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就彻底停止了跳动。

 

                                                                                

扩张型心肌病,简称DCM,是一种以左心室、右心室或双侧心室腔扩大和心脏的收缩能力障碍为特征的心肌疾病。一般心脏超声检查可以观察到上述改变并作出诊断。心脏使全身血液循环起来就是靠心肌有节律的收缩与舒张。心肌本身发生病变,变得松弛而乏力,心脏的腔扩大,这就是扩张型心肌病。这种心脏病变与人类染色体基因相关,发病常呈现家族聚集倾向,主要表现是心脏容积扩大,心脏收缩功能下降,大约80%的病人在发病10年内死亡。

几年前,父亲的心脏已经因发现得太晚,错过了治疗,再也无法坚持,终止了跳动,那时候廖德建、廖德勇还不知道,父亲的心脏病是会遗传的,遗传病的残酷性也正在于此。直到2018年中秋节前的一周——

 

“我那个时候都没有朝这个方面想,直到中秋节前一周,那天应酬完客户之后,我出现了不能缓解的胸闷,呼吸不上来,回想起我爸去世前也在说他经常晚上出气困难,躺不下去,我才怀疑自己可能也有(这个病)”,大哥廖德建说。由于见到过父亲当时的发病情形,那会儿医生说的话让他越想越后怕,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往宝山区当地医院的心内科做检查。在心脏超声显示下,他当时的心脏已经扩大到正常大小的10倍左右,“当医生告诉我这个结果后,我后颈发凉、头皮发麻,我想到了我爸,我觉得我死定了,但是我家里面怎么能丢的开呢“,廖德建回想说。由于病情很重当地医院没有相关的治疗经验,建议他去长海医院做进一步治疗。

 

2018年9月19日,廖德建来到了韩林教授的门诊,在进一步的评估中发现他的心脏泵血功能已经下降了70%,并且肺部功能也在减退,这是明显的心衰晚期症状。根据目前的治疗指南,能挽救他生命的只有心脏移植这条路了。但是等着他的是三道大关要闯,第一道(也是风险最大、最不确定的一道关):他的心脏能否支撑到找到合适的供心?第二道:供心到后是否能顺利的移植?第三道:移植后是否能平稳的度过术后新的心脏的排异期?

 

“我在见韩林教授之前已经了解过了,他们心外科的心脏移植是上海数量最多的,在这方面非常有经验,所以就算是面临这些不确定风险,我也坚信韩教授会有办法帮助我的”,哥哥廖德建告诉我们。或许是来自于这份信任的祝福,在6天后(9月25日)也就是中秋节节后的第一天,“全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传来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有一颗36岁的心脏捐献来自于一位车祸离世的患者。接到消息,长海医院心脏移植团队立即赶往捐献者所在的医院获取供心,同时连夜通知廖德建做好术前准备。随着心脏移植团队马不停蹄的奔赴,不到4小时后供心顺利抵达长海医院手术室,取心队与手术队两队人马完成无缝对接,手术台上韩林教授团队有序、高效的将供心在不到1个小时内顺利移植到哥哥廖德建的胸腔内复跳。
                                                                                           
                                                                                     

手术结束后他顺利返回心外科ICU,弟弟廖德勇赶来看他,“我哥哥那天麻醉醒了,听说我来看他,第一句话说的是,让我也去找韩教授看看自己的心脏有没有一样病,后来我在ICU外等着韩教授查完房出来,就上去说我是廖德建的弟弟,希望韩教授能帮我检查一下心脏是不是也有和哥哥一样的病,当时韩教授听完就让我去他楼上办公室,很详细的问我平时有哪些不舒服的症状,之后让我去做心脏彩超,后来彩超确诊我也有和我哥哥一样的病,我选择进入心脏移植的供心等待,韩教授给我开了等待期间的用药和告知我什么时间应该到医院复查”,廖德勇回忆说。

 

在监护医生和护士的严密监测和用药调整下,廖德建顺利度过了新心脏的排异期,一周后回到普通病房恢复,半个月后在各项指标都达标后,廖德建被告知可以出院回家了。

 

哥哥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弟弟的事情又冒出来了,在廖德建回家后2个月,弟弟廖德勇出现了和哥哥发病时同样的症状,他来到长海医院韩教授这里,“虽然我知道这个病很吓人,但是看到哥哥手术这么顺利,恢复得这么好,我心里对心脏移植手术的恐惧少了很多,我老婆也没有我嫂嫂得知哥要做心脏移植手术时那么紧张,我们都相信韩教授的团队会像救好我哥一样救我”,廖德勇说。然而,在等待合适的供心中,廖德勇还是经历了忐忑,因为不像哥哥在一周内就等到了供心,他等过了一周又一周,然而都没有接到通知有适合他的供心的电话,他很担心可能要等上半年的时间。“在等待中,我哥也过来看我,给我打气让我宽慰不少,我严格的按照韩教授的指导用药、作息和调整饮食,我的症状没有加重,我把自己的身体准备得好好的,等着机会来临“。不到两个月后,有一天他接到了他一直都在等的电话,那一刻眼泪从他眼中夺眶而出。

 

他经历了和哥哥类似的经历,韩林教授带领心脏移植团队给他也施行了心脏移植手术,又经过近20天的术后调整,弟弟也顺利康复出院。病中,哥哥也来探望手术后的弟弟,“哥哥廖德建很专业了,他过来我们很多术后宣教都不需要做啦“,监护室护士长打趣的说到。

 

韩林教授说:“看着现在恢复了健康的哥俩,我们所有医护人员都由衷的感到快乐,正是这份来自重生的喜悦鼓励着我们再接再厉,帮助更多的晚期心衰病人回到他们正常的生活中去。
 
  注:文中图片均由患者本人提供,且经患者本人同意授权展示                                                                                                        

上海市杨浦区长海路168号